《走在九龍橋上》(外一首)
您的位置:武隆網 > 文化 > 正文   |   2020-04-15   閱讀量:

  ◇白樺

  走在九龍橋上

  我好像遇見一個陌生的自己

  大溪河也好像拌倒了那些春光

  或許,這樣

  我越發覺岡坡那邊的幺店子還在

  我越發覺光陰嘴里

  依然叼著并不耀眼的煙斗

  走在九龍橋上

  我就可以把自己捏成鳥狀

  直至我有了小草般的眼神

  是啊,我多想鉆進九龍橋肚里

  好好走一趟,甚至

  領回一枚古香古色的月亮

  一陣風吹過,那些石頭

  肯定是水里長出的耳朵

  有人說,陶家的石頭

  是一面鏡子,也是一幅畫

  不問花開有多香

  不問鳥巢在哪里

  我哪怕把春光

  編織成一只背簍

  我哪怕自己,只是

  一處陡然而生的峽谷

  我也愿意

  真的

  我很愿意

  《即便叫不出一些樹的名字》

  即便叫不出一些樹的名字

  風也不肯把眼睛閉上

  而另一些風,不聲不響

  就把春天的房子蓋好

  即便叫不出一些樹的名字

  天空也不用彎腰

  鳥鳴,也會替我沖開一壺茶

  我又好像獨自來到了春天的后山

  即便叫不出一些樹的名字

  我也不愿意將春光佩戴在胸前

  我只想以一種安靜

  當作一張空空的宣紙

  在上面,畫上

  一位茶趣翩翩的女子

  然后,給她取個芳名

  叫做:西池

[打印]

[責任編輯: ]

网上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