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是茶芽上的春蟲
您的位置:武隆網 > 文化 > 正文   |   2020-04-15   閱讀量:

  ◇鄧幫華

  春風打開了心門,囚禁一個冬季的激情,像潮水般涌出,爬上最高的峰巔,綻放春天的嫩綠。

  在天池坪園里,我俯下身來,想嗅一嗅泥土的芬芳,想看清茶芽的顫動,想觸摸如酥的春雨趕出的那些茶芽,想看采茶姑娘迷人的笑靨。

  在連綿起伏的豹巖村的茶山里,我可以流瀉情感,卻不可以變成一片嫩綠的茶芽,亙古不變依然輪回的春天,把一望無際的綠傾灑在曠野,綠色的喧囂就從這里開始萌芽。

  我洶涌澎湃的心,像大海在翻滾,像豹巖群山里的一棵棵茶樹踏進春天的柴扉,想把內心深處的瓊漿,撒落在每棵樹梢。

  在春風里走遍豹巖村和天池坪的每一座茶山,茶山的綠波卷動了清新的空氣,在蒼茫的群山之間盤旋迂回,山澗的云霧,被春天的利剪,剪成采茶姑娘遮擋霧霾的圍巾,剪成捆住山腰的白綢緞帶。

  在山川的云霧里,在春天的屋檐下,我俯下身來,想聽茶樹之間幸福里的竊竊私語、想聽茶芽抽動的清響、想聽茶芽從睡夢里被春風呼喚的叫聲、想看茶芽睜開惺忪嫩綠的眼睛、想看茶芽接受春姑娘最甜蜜的親吻。

  俯身聞一口天池坪春天茶芽吐露的芬芳,一縷又一縷,淺淺的,淡淡的,濃郁的,醉了心田,醉了眼眸。

  我把身軀貼近天池坪的土地,我想親近每一片新綠。我想把自己融化在茶山里,變成一枝茶芽,讓采茶姑娘微笑著把我摘下,然后緊握在她的手心里。

  天池坪茶園一彎又一彎茶田,多像龐大的,彎彎曲曲的厚重曲譜,那些采茶的姑娘,正在曲譜里填寫最美的樂曲。如果我是演奏樂曲的鋼琴大師,我一定會敲響琴鍵,彈奏這首天池坪茶園采茶姑娘譜寫的春天樂章,讓馳騁在逶迤群山里的白馬王子,踏著春天的樂曲奔跑。

  在春暖花開的季節里,我變成從我靈魂深處爬出的一只綠色春蟲,從茶樹的根部出發,爬上茶樹的樹梢,聆聽春天的旋律,聽百靈鳥宛轉悠揚的歌唱,品一口這大山深處的茶芽。

  熟睡的茶山被春天的晨光喚醒,采茶的序幕在姑娘清脆的采茶歌里拉開。

  我是一只茶芽上的春蟲呀,睡夢里,我看見了茶芽的顫動,我看見了春天黎明的曙光,我看見了天池坪茶山里一場綠色的醞釀。

  我是一只茶芽上的春蟲呀,我想用我的綠色,去換取茶芽的綠色,我想用我血脈的流動,去滋潤春風里抽出的茶芽。

  我是一只茶芽上的春蟲呀,我從黎明守候到黃昏,我想每一枝嫩芽,都閃爍最亮的綠光。

  每個夜晚,我在層層疊疊的茶山里熟睡,睡夢里我看見采茶姑娘窗牗里透出亮光,我知道采茶姑娘正在揉搓茶芽,那些嫩綠的茶芽,就是綠色的希望。

  濃濃的夜色無法阻擋采茶姑娘揉搓茶芽散發出來的清香,在時光的記憶里,爬進我的靈魂,觸摸我靈魂的天堂。

  我是茶芽上的春蟲,我不懂高貴與卑微,我只感覺你茶芽飄逸出來的芬芳,已經觸及我骨髓的深處。

  白馬山的茶芽,拉動了山區“十億級”茶葉產業鏈,豹巖村的雙香龍茶、紅茶、綠茶、白茶以及含味片等構成了白馬山綠色的天然植被,我們在這綠色的植被里品味濃郁芬芳的雙香龍茶,品味甘美怡神的紅茶,品味醇厚的綠茶,再細細咀嚼緊緊包裹在茶芽里的濃郁文化,像駕著祥云,在仙境里奔跑。

  我喜歡天池坪茶芽的的形態,我喜歡天池坪茶芽的縷縷色香,我喜歡你漂洋過海的芬芳。我想品嘗你的濃烈,我想把你掖在心里珍藏,我想把你的味道,彈奏成生命與愛的交響,讓所有生命的色彩,凝成我靈魂里最亮的光。

[打印]

[責任編輯: ]

网上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