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白云的花海(外一章)
您的位置:武隆網 > 文化 > 正文   |   2020-04-15   閱讀量:

  ◇黃建明

  藍天,白云,陽光,還有暖暖春風;

  桃花,李花,菜花,還有片片花海。

  我徜徉在白云純凈的天空底下,腳踏這片熱土,走進花叢中,游弋于花的海洋。

  李花,是這里的主角,也是這里的重頭戲。

  這里的李花,一大片一大片的,大大方方,洋洋灑灑;

  這里的李花,一片連著一片的,連綿不斷,漫山遍野;

  這里的李花,從海拔140米大洞河畔,追趕著連綿的山,一路開放到1300多米的葫蘆大尖山,卷起千堆雪,一片白淹沒了山坡、淹沒了村莊、淹沒了大地,是那么豪邁、奔放、自由,儼然就是耿直、俠義、率性的女漢子,可做紅顏知己。

  油菜花,從不搶戲,甘愿做配角。

  這里的油菜花,一小片一小片的,沒有那么寬泛、富有、矯情;

  這里的油菜花,一小點一小點的,沒有那么張揚、狂妄、放縱;

  這里的油菜花,小塊小塊的,散落在山間,散落在村莊,散落在大地,金黃的色彩襯托山峰、田野、農家,是那么的隱忍、婉約、實在,宛若芊芊女子可親、可近、可愛,也可以攬入懷抱。

  桃花,零零碎碎,默默無聞。

  這里的桃花,一丁點一丁點的,靜悄悄的開放,甚至難以讓人察覺;

  這里的桃花,一樹在東一樹在西,星星點點的,從不擠不搶占空間;

  這里的桃花,俯下身子,放低姿態,在農舍旁,在溪水邊,在石埂上,隨意地開放,是那么無聞、低調、內斂,好似平凡、淡然、靜美的鄰家女孩,讓人有些惜香憐玉。

  白云的花,是很寬容的;白云的花,是很大膽的;

  白云的花,是很敦厚的;白云的花,是有個性的。

  離開白云時,如果可以選擇帶走一點什么,我一定會選擇那片花海,讓那些李花、桃花、油菜花開滿我的心房。

  白云老人

  白云深處,葫蘆大尖山腳,李花、梨花、桃花飄香,鳥兒嘰嘰喳喳、跳來跳去歡快地撥弄著樹枝……

  一條水泥公路邊,一片李樹林旁,一堆整齊的原木堆上;坐著一位耄耋老人,頭戴一頂絨毛帽子,棉背夾套藍布上衣,褐色的棉褲,一雙棉鞋,和煦的風吹過紅潤的臉龐,老人雙手平攤在膝蓋上,笑逐顏開,豁達淡定,一派悠然自得。

  走進老人:富態、健碩、慈祥,平和,這是老人顯目的標簽,這是老人留在我相機里的字眼,這是老人刻在我心間的印記。

  離開老人,駐足回望,仿佛老人就是一尊俊美的雕像,定格在藍天、白云、陽光之下,小草、綠色、大地之上,鳥語、花香、蝶舞之中……

  或許,老人不認識我,但我知道他背后的故事,我知道他生活的富足,我更知道他是那片土地的主人,是千百個白云人的一份子,是一個開心、快樂、幸福的白云人。

[打印]

[責任編輯: ]

网上如何赚钱